韩漠
韩漠
会摆布文字,好娇美容颜的文艺工作者、coser

花火



花 火



“我开始折下喜欢的花,看到它们为此早早枯萎也毫不可惜。就像十七岁之后再也没有因为梦到被抛弃而在深夜大哭。成长总是这样毫无美感的真实直白。”


她说这些的时候低着头,刘海遮住眼睛。眼角明明灭灭,一颗不显眼的小疤,像滴落不下的眼泪。是那个人烫的,在她们第一次做之后,用那种极细的女士香烟,轻盈的炙热的一触。刚开始并没什么感觉,再加上那人一直说好看,也就没什么怨。后来就疼,绵密的痛楚反而让她在看不见那人的日子里觉得快慰,觉得有念想。


她说她不想在这个故事里给那个人一个名字,可用什么来代指她,又想不出。那个人是她爱到要摘下要独占要吞吃的花,可哪有什么花像她呢,什么都比不上她。就姑且称她为星火吧。


她第一次见星火是在游乐园,攥着手机不安的等。晚秋的天空很漂亮,是冰蓝的玻璃材质。孩子们快活的笑声砸在上面,仿佛有琳琳朗朗好听的回响。她忐忑不安的走到约定的地方时星火已经在那里等。没错了,就是这个人。她手心沁出汗来,努力克制住落荒而逃的冲动。


她终于还是这样做了。


以这样的方式,填补她初潮后就开始的饥饿。是的,饥饿,这是星火告诉她的比喻,在她因为负罪感而哭泣的时候。星火说性欲就像食欲,饿了,便要吃东西,如此而已。倘若满足不了,就只能搭伙以足温饱。这话虽有悖道德,但的确让她好过了一点。


她舔咬星火的脖颈,牙齿轻轻用力,感觉到脉搏有力的跳动,年轻的欲望在血管里汩汩流动。星火笑了,说你想咬死我么。她不敢说有一瞬间她真的想这么做。她生命中没有一次觉得比现在更像是找到归处。


她很小就发现自己是异类。女孩们的小团体那样亲密无间,却让她感到惶惑。挽着手时对那些温软触觉的贪恋,耳语时莫名的麻痒和身体的震颤,被亲昵的搂抱时急速的心跳和肮脏的臆想——她比常人更为饥饿,在懵懂无知时体内就住下一只饕餮。她不敢合群,怕被发现自己的异样。被开玩笑拥抱后她当了真,告白时收到朋友惊异的眼神。


像在荒原里禹禹独行,直到被星火亲吻的那一刻,才得到灵与肉的饱足。


所以,爱上星火,似乎是件理所当然的事。


不是她临行前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内疚而不断催眠的内容:你喜欢她,所以和她做,不是如此。她真切的爱上了这个女人,尽管她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。但她了解了她唇舌的味道,她兴奋时皮肤会变成粉色,她温柔的带喘息的缱绻情话,这还不足够吗?


pexels-photo-179123-medium.jpeg


星火笑她像小孩一样,天真幼稚。星火不知道她喜欢游乐园单纯只是喜欢那里满溢的人间烟火气息,她曾奢望父母能停下无尽的争吵带她去做一次旋转木马,又或者自己能无所顾忌的和朋友们冲进海洋球里贴身打闹。她总是乖顺怯懦,却在面对星火的时候,用尽了最大的勇气,维存她寿命只有一夜的爱情。


星火说这个哪有认真的,动感情就没意思了。又在她的眼神里败下阵来。她眼角那个疤的确如自己所想那般好看,星火轻抚那处自己的杰作又变了主意。那这样,我们做长期的性伴侣吧。然后看见她的眼睛暗下来,泪痣像一滴真实的眼泪一样。


星火也许也是喜欢她的。但她们的喜欢又不大一样。星火太自由,这尚且是比较客气的形容了。又一次她去星火家,正来得及看到她的车载着别人绝尘而去。星火回来时她坐在门口睡着了,脸上带着泪痕。


她以为星火会觉得烦,她那样的人,大概最讨厌被拎不清的人缠着。可星火没有,她只是动作很轻的蹲在她面前,叫她小傻瓜。扶她起来的时候她没有站稳,扑在星火的怀里,觉得委屈,于是又哭。星火任由她闹,由她猫儿似的胡乱抓咬着发泄情绪。然后把脱力的她抱回床上去。星火说今天是去忙正事,我既然答应和你,就不会去找别人。她迷迷糊糊的听,也没心情再去想要辨清真假。睡着前想着怪不得她怀里是仍然是满满的星火的味道啊,似乎没有其他香水味。于是终于快乐起来,梦也是好梦。


半夜醒过来,发觉被星火搂着。她看见月光温柔覆在星火的身体上,覆在她抱着她的手臂上。她想原来两个人在一起真的景色也会不一样。小时候孤零零的看书,读到“一轮生铁似的冷而硬的月亮”,觉得无比贴切。而今被搂抱着,连月亮也是柔软温暖的一团月亮了。


那是她最快乐也最难过的一段时光。那之后很久回想起来,惊讶于自己竟然有过那么激烈的情绪那么浓重的喜悲。现在每天在镜子里看到的那张平淡的脸原来曾经神采奕奕,泪痣在哭或笑时都奕奕生动。


她想她们是相爱的,星火为她改变了很多。可是为什么星火总不肯真正接纳她,承认她是自己的爱人而不是什么见鬼的性伴侣呢。她们也为此争吵,像两个发疯的小兽一样凶猛的撕咬。之后又动作很轻的给对方上药,小声问,痛不痛,痛不痛?


pexels-photo-185709-medium.jpeg


她最后知道星火总是拒绝她的原因,是在一次争吵之后。


星火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,她正要走,却听到什么跌倒的碰撞声。拼命撬开门,看到了颤抖着手吞服药片的星火,瘫在地上苦笑,说亲爱的,我终于把所有不堪的样子都暴露给你了。


星火患有抑郁症,一度用药物抑制。她说患病的感觉就像在黑夜里行走,找不到出处。有遇到很好的人,也不敢与之过于亲密,既怕被发现被讨厌,也怕连累旁人。


她紧紧抱住星火:“你以后不用再怕了。”


星火开始到精神病院接受治疗。吃药后会有空茫的无谓的快乐,她陪着星火微笑,倒觉得这样的日子比起没有定数的过去要好。


直到有一天,星火看着她很迷茫的问,你是?


药物的副作用,会使患者变得迟钝,甚至影响记忆。


她说到这里时停住了,抬头看向我。


“这次的探望时间快到了,亲爱的。下一次,我再说我们在一起时的故事。”


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没有表情的陌生的脸,病号服有些宽大了,胸口上的名字是邢可。


我隐约回想起一张有泪痣的面孔,而那颗小痣似乎是我所为。但却难以触及,像湮没在雾里。


我不知道今天来看我的女孩是谁,但我真渴盼她明日会来。



7.pic_hd.jpg


undefined
写的符合我的口味,特别是结尾,真的虐到我
undefined
能不能不要都是这种情节 不虐就写不下去了?
undefined
😂😂😂好怕这种虐恋
undefined
大爱
undefined
😭虐
undefined
是我看不懂吗 后面又她 又我 到底几个人
undefined
虐死了!!!心痛了!!!
undefined
💔
undefined
迷一样的故事